宣茂小站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第九百六十五章:古今未聞之劫(5000字)相伴

Hortense Fergal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
小說推薦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粗壮的紫黑色天雷不断降下,在天地胎盘前,被一片紫黑色的雷海覆盖,雷弧闪耀,紫黑色的光遮蔽其中的景象,让人一时间判断不出陆晨到底是生是死。
“算这小子运气好,让他多活一会儿, 封闭这片星空,等下再拿下真龙亲子。”
星盟中有人冷笑。
“真龙亲子好像并未退出去,它也会被拉着一起渡劫,不会出意外吧?”
有人担忧道。
“无妨,真龙血脉乃天地至强,雷劫只会针对闯入者降下相应境界的劫罚,这少年虽然惊艳, 但引来的雷劫不至于劈死真龙。”
有人表示不用担心。
此时此刻,千雪几人也开始被动的渡劫了,她们处于雷劫的边缘,艰难的抵御着冥虚劫雷,若实在扛不住,便离开这片空间,能够获得些许喘息。
不是她们犯贱想要陪陆晨一起玩,而是她们一旦跑远,就会被星盟的强者给捕获。
在距离陆晨较近的地方,星盟的那些强者是不敢靠近的。
因为天道对强大的修士更为苛刻,一旦缠上, 就不会轻易收回雷劫,不像她们这样还能反复横跳。
在这个过程中, 千雪等人也在寻找最安全的边缘位置。
她们不可能一直跟着陆晨渡劫, 因为这才紧紧只是开始, 千雪还好,但墨雨都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 冷月和林山河更是险些被劈死。
陆晨屹立虚空中, 雷海内的场景远比外人想象的要荒谬。
他张开双臂, 一幅享受洗礼的模样, 承受着雷劫的冲刷。
此时他心中畅快,道心通明。
他的大圣劫,到了。
这是他在故乡的第一次渡劫,原本他在第一次突破小境界时没有天劫,还以为这片世界没有天道阻拦天骄们向上提升,可后来他问了止戈峰上的其他师兄师姐,他们是渡过劫的。
那陆晨就感到十分困惑了,为何他突破时没有天劫?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楚子航推论,因为他所修的法,完全与这片天地没有交接,成为了一种漏洞。
但陆晨在真龙遗迹内,彻底完成了武帝经与武神经的融合,他的法与故乡接轨了,也就重新出现在了故乡的探测范围内。
天道感应到陆晨的存在,自然不会再坐视不管,要断他的路。
陆晨自离开遮天后,从圣人八阶, 到如今的大圣一阶,都没有再渡过天劫,中间存在巨大的空洞。
只因在神弃之地,是没有天道这种东西的。
没有天劫,提升起来会很方便,但陆晨总觉得不够圆满,缺少了必要的洗礼,如今自己大劫终于来了,还是在如此紧要的关头,着实令人欣喜。
天道降下雷劫是针对于修士法的境界,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这就是大圣劫,可陆晨因为血统等诸多因素,一身实力几乎快已经屹立大圣的终点了。
所以最初的雷劫,当然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他只是很缅怀这种雷劫的气息,像是在洗澡一样。
不仅是陆晨一幅没事人的样子,在他身上缠着的肥龙幼崽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冥虚雷劫将在它身上,只能在那些金色的龙鳞上荡出些雷弧,真的宛如沐浴。
当然,针对于真龙亲子的雷劫,也与其境界相符。
不得不说,真龙的确是逆天的存在,只是刚刚出生而已,陆晨判断其综合属性就达到了一百五十点,达到了七阶的门槛儿。
而它更是天生就会真龙法,那是铭刻在血脉深处的本能,小家伙在雷劫中如鱼得水,一点要跑的意思都没。
陆晨在雷海中漫步,同时对千雪几人传音,“卡在极限距离跟着我走。”
他将目光对准那些星盟中的强者,也不知道他们被雷劫沾染上后,能抗多久?
他脚踩行字秘,蓦然加速,冲向远方的星盟强者,这可是师承叶兄的好技能,他还一直没体验过用雷劫对敌。
远方,星盟的至强者们看着陆晨渡劫,一个个大人物还进行着悠然的点评。
漆黑光团早在雷劫出现的第一时间就遁走了,他们分神之下没能留住,那么在场已经没什么人物能威胁到星盟了。
他们只需要等雷劫散去,把真龙亲子拿下即可。
同无忧海海王想法类似,不少人见陆晨渡劫声势如此浩大,都升起了爱才的招揽之心。
仔细想想,陆晨可是闯过了漆黑光团所说的登龙梯,若说他是人族第一天骄,也绝不为过,如果能招揽到门下,那可也是不输真龙亲子多少的潜力股。
“冥虚雷劫虽强,但这少年天赋超凡,多半是抗的下来的,但老夫怀疑这雷劫不止一重。”
倾世医妃要休夫 六月
有人看着陆晨渡劫的方向说道,此时冥虚雷劫已经降下了十三道,按照古籍记载,应该是共有十八道。
“雷海在往我们这边移动,这小子想做什么?”
有强者皱眉。
“这少年……有点可怕啊。”
大日峰主目光闪烁,他的天眼看透了雷海,看清了里面的景象。
只见那少年如至尊一般龙行虎步,在星空中漫步,同时张口间,便将那些冥虚雷劫吞噬入口中,他居然在炼化雷劫!
冥虚雷劫岂止是威胁不到他的生命,他简直闲庭信步!
“也怪不得曾经的先辈只走到七万阶之下,他却走通了登龙梯……这就是差距吗。”
有人感慨,发现自己低估了陆晨在同境的强大。
同时他们也内心悚然,登龙梯七万阶之上,同境的存在,到底还差着多少距离?
“他想用雷劫把吾等拉入其中,心思倒是歹毒。”
有一名老者冷笑道,说话间,开始后退。
于是星空中便出现了奇怪的一幕,一名年岁不过百的外乡少年,竟然在“追杀”二十多位星盟的至强者。
千雪几人卡在雷劫的边缘,紧紧跟随在陆晨身后。
林山河还在后面兴奋的大喊,“过瘾啊,陆兄,再快点,劈死他们!”
但陆晨却无奈的发现,自己最开始的计划有些想多了。
叶凡进行这种套路很顺利,是因为他在境界低时凭借行字秘能追上那些老辈强者,但实际上,第七阶和第八阶的差距太大了。
尽管陆晨有着行字秘,和星宙级强者的速度仍旧没有可比性,他拼尽全力,对方也只是闲庭信步的后撤,还有功夫讨论关于雷劫的话题。
发现根本追不上,陆晨也停下了脚步,准备专心渡劫。
因为雷劫的降临,星盟的强者心有顾忌,不敢使用力量封锁空间,怕引来天劫的注意。
所以墨雨的传送道具已经解封了,只要他们沟通好,陆晨渡劫成功后,就能第一时间传送离开。
“雨儿,你还跟在他们身边作甚,快到本宫这里。”
这时星盟中有一名穿着鹅黄长裙的女人开口道,她是幻兽宫的宫主。
墨雨闻言,嘴角勾起笑容,让千雪几人侧目。
她们这时候才想起来,墨雨背后也是又靠山的,人家“家长”这会儿还在呢。
林山河或许会被当成筹码卖来卖去,但墨雨不会,因为她本就是顶尖大势力的传人,还在龙资争霸赛中获得了第三名,同时知晓遗迹内部情况。
以幻兽宫的势力,幻兽宫主要把自己弟子带回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如墨雨这样回去了,她们就没有传送道具可以离开了。
能在星宙级强者眼皮下逃走的道具,必然也是不朽级的,极其珍贵,墨雨没必要浪费,因为她没有生命危险了。
“小雪,你快求我啊,求我的话,我就不走,和你们一起。”
墨雨嘴角勾着笑,看着面色阴沉的千雪。
“滚吧。”
千雪冷声道,墨雨的确没必要帮她们。
大家又不是一個团队的,甚至不是一个空间的,作为先驱者,本就是竞争对手,之前不过是临时拼团而已。
实际上,遗迹探索到最后,除了陆晨带出了真龙亲子外,其他人没有任何收获,墨雨还亏了一份真龙精血。
墨雨露出一幅伤心的模样,“小雪,我好伤心,本来是打算跟你们一起共进退的。”
“骗鬼呢,说,你想要什么!?”
千雪没好气道,她和墨雨见过多面,知道这女人心思诡的很。
“只是想帮帮朋友而已嘛,怎么把人家想的这么市侩。”
墨雨纤柔的素手环绕上千雪的腰肢,贴近后在她耳畔吹起道:“我要你……”
千雪瞳孔放大一瞬,一阵鸡皮疙瘩,殷红的煞气放出,本能的就要将墨雨震开。
而墨雨在其发难前,说完了后面的话,“……帮我跟陆晨说,给我取十份真龙精血,要那只幼崽的,充满活性的。”
千雪强忍自己一拳把墨雨干碎的冲动,将其推开,“我得先问下他。”
她对陆晨传音,说出了墨雨的要求。
陆晨当即回复,“可以,不是事。”
他的天地道誓只说要尽心保护真龙亲子,只是抽点血,不算伤害吧?
反正在他的本心中,这不算是伤害行为,嗯,是这样的。
而且和墨雨交易,也是为了带真龙亲子一起走,不然大家等会儿都要被星宙级强者玩弄。
轰——
冥虚雷劫结束,天宫上又降下了赤色的神雷,直冲陆晨头顶。
“是赤血神雷,果然,他的雷劫不止一重,而且越来越强。”
折仙峰主看着陆晨渡劫的方向,目光闪烁。
“王道兄您怎么看,比伱当年渡的如何?”
有人询问大日峰主,他当年在破入星宙级时,渡的天劫便是赤血神雷,当时震惊了整个星盟。
要知道赤血神雷,古今少见,而且有史以来记载,共出现的七次中,只有两人渡过,其中一人便是大日峰主。
大日峰主目光紧紧锁定陆晨,语气平淡,“吾当年险过,但看来对他的威胁不够。”
说话时,他心情复杂。
因为他看到陆晨根本不曾拔刀或出拳,虽然没有再张口吞噬雷劫,但那赤血神雷落在他身上,仍旧像是在沐浴。
“雨儿,你在干什么,还不快和这些人划清界限,回到本宫身边!”
此时幻兽宫的宫主大喝,对墨雨没有行动表示不满。
然而墨雨回眸看向幻兽宫主的方向,嫣然一笑,随后伸出一根手指,扒了下自己的左眼皮,竟然吐了吐舌头做鬼脸。
她笑着道:“宫主大人,我就不回去了,这次没有回来的天骄……基本都是我杀的哦~回去后星盟可是要给我穿小鞋的。”
她伸了伸懒腰,展示自己长裙下美好的身材,“星盟太无聊,我准备出去看看。”
幻兽宫主面色阴沉,内心也因为墨雨的话感到震惊,她怎么不知道自家的这个传人有这等实力?
但墨雨和千雪等人站在雷劫的边缘,她是不敢过去强行抓人的,因为星宙级强者目标更大,千雪等人站的范围不会遭遇雷劫劈杀,不意味着她过去就不会被雷劫针对。
随着时间推移,一众星宙级强者也只能在远方看着陆晨渡劫。
看着看着,这些原本还淡定的至强者都开始面色怪异了。
这小子到底要渡劫渡多久?没完了是吧!?
冥虚雷劫,赤血神雷,道衍天雷,九重阴雷,九重阳雷……
基本上古籍上曾经见到过的可怕雷劫,在陆晨身上几乎降了个遍,到现在位置,他已经渡了有二十五重雷劫了。
他们不是没见过逆天的年轻人,一次渡劫,天道会降下多重雷劫,可在他们星盟的历史记载中,最惊艳的天骄不过是一连度过了七重天劫而已。
并且七重天劫内,有很多天劫都比不得陆晨所渡的大劫,只有最后两重能达到冥虚雷劫和赤血神雷的程度。
可陆晨所渡的天劫,越来越离谱,到现在天宫上降下的那种墨绿色的天劫,他们根本看都看不懂了。
古籍中从未有过记载!
但他们也能感受出这种天劫的可怕,针对于陆晨的那个境界,这种天劫几乎可以说是绝杀了,比得上星宙级之下最强者的禁忌杀法。
在他们看来,简直是不给人活路的,因为他们虽然看不出陆晨所修的是什么体系,但从境界上来说,应该是在星宙级之下,距离顶点前的上一个大境界才对。
这相当于是这个少年刚刚突破入进入一个大境界的起点,就在迎接这个大境界巅峰实力强者的轰杀,原本是绝杀,可陆晨却顶了下来。
此时的陆晨也略显狼狈,而他身上的肥龙幼崽也终于不再缠他身子了,因为它也被劈的皮开肉绽。
在星空内乱窜,嗷嗷乱叫。
陆晨还是第一次听到真龙的吼声,让他在渡劫的痛苦中也不免分神,委实是……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他都有点怀疑这只真龙是不是在龙胎里憋得太久变异了,叫唤起来怎么跟狗一样,嗷呜嗷呜的。
这只小肥龙在墨绿色雷劫的劈杀下,骨头都露出来了,痛苦不堪,大眼睛不断的流眼泪,嗷呜嗷呜的应该是在哭。
它才是个刚出生的龙宝宝,就要遭受天劫,根本没有经验,空有强大的血脉之力,和母亲留下的遗产,却不懂得运用。
完全是在用肉身和血脉力量硬抗,即便如此,它也坚持了下来,没有要被劈杀的迹象。
这让陆晨暗暗心惊,老祖没有骗他,真龙的确是可怕的存在。
要知道这重墨绿色天雷,就连他都十分有压力,在不断的用者字秘修复伤体,身上的狂战者套装也有着一些磨损,但这懵懂无知的幼龙居然随便就扛了下来。
“别缠我,没用,你要么滚到一边去,去找那几个姐姐,要么就用你血脉记忆中的法抵挡!”
陆晨甩开被劈的不行的真龙幼崽,这小家伙被劈怕了,又想回来找陆晨,但殊不知只有在陆晨身边才会挨劈。
小肥龙似乎颇有灵性,尽管刚出世不久,但却有些明白了陆晨的意思。
它先是飞到一边,周身金芒弥漫,龙气环绕,随后诸多繁复的符文在它体表蔓延,帮它抵御天雷的劈杀。
轰——
第九重墨绿色天雷降下,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宏大,完全淹没了陆晨。
同时还有一道稍小的墨绿色天雷,落向真龙幼崽,星海内回荡着电弧狂躁的声音,但除此之外却是一片寂静。
“是不是结束了?一代天骄,终究是没能度过无止尽的雷劫。”
折仙峰主看着雷海中央,有些慨叹的道。
其他强者也都紧紧注目陆晨所在的方向,一双双天眼想要看透内部的情况。
千雪看着那边,双手握紧,为陆晨捏了一把汗,她自问在同境下,自己是难以靠自身实力接下这道天雷的。
雷海向外浩荡扩散,众人终于能看清一些里面的场景。
只见陆晨沉浮于雷海中,做出刀状,漆黑的弑君表面上雷弧缠绕,他身上的灵魂披风大面积破碎,露出下方虬结的肌肉。
陆晨长长的吐出一口杂气,闪身间将像是被烤熟了一般的真龙幼崽抓起,扔向千雪等人所在的位置。
他武帝经轰鸣,者字秘运转间,顷刻又回恢复到了巅峰状态,抬头目光凝重的看着那片洪荒天宫。
“你们再退远些,下面的动静可能比较大。”
陆晨看到了,自那天宫之上,正有一道道人影走出。
人形闪电!


Copyright © 2022 宣茂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