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茂小站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囤千億物資穿到七零養三崽 ptt-第十八章 這真是一出好戲閲讀

Hortense Fergal

我囤千億物資穿到七零養三崽
小說推薦我囤千億物資穿到七零養三崽我囤千亿物资穿到七零养三崽
大哥是真的非常有效率,纪琬一起床路过院子,就看见大哥带着二哥这个大怨种在和泥。
本来想着用泥做的,没成想大哥居然去其他村里买了砖,这个可是很值钱的,一块就要三分。
幸好烤箱不需要太多的砖,不然就亏大了。
江如龍 小說
中午吃饭,大哥和二哥都是匆匆忙忙干了两碗饭,就去院子继续做烤箱了。
烤箱放在了外面的棚里,现在已经快做完了,瓷缸也已经放在上面,侧面都用泥巴紧贴平台。
瓷缸上面正中间凿了一个圆孔,上面插了一个铁管,是从家里堆物品的地方找到的,很破旧。
用来做烟囱,不错。
阿宅原来是大小姐
到了下午五六点钟,天已昏沉,大哥加急都做好了,“小妹,你过来看看,这是不是你要的烤箱。”
临渊劫
纪琬从孩子的屋里走出来,一到院子,就看见大哥和二哥站在烤箱的旁边。
果然做的和纪琬脑子里的一模一样,“大哥你做的太厉害了,简直一模一样。”
做的甚至比纪琬以往见过的还要精致一些,果然大哥是靠手艺的。
“小妹,二哥也是出了不少力的,这些砖头都是我搬的。”二哥在一旁甚是吃味,重活都是他干,轻活都是大哥干。
到头来,夸得还不是他。
“二哥也厉害,力气大。”纪琬忍不住打趣着。
大哥撑在烤箱上,“小妹,你慢慢欣赏,我哥俩要去休息了。”
“行行行。”纪琬忙着看烤箱,脑子里已经想好等会要做什么了。
有了烤箱就是拥有美食的一大步。
家里的人下午都在自个儿的房里,冬天快过去了,到时候春耕又要忙碌一场,从早到晚都在田里忙活,想休息都休息不了。
吃过晚饭,大嫂和纪琬在厨房洗碗,“小妹,我最近吃啥都没什么胃口,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都市大亨 小说
“那等我明日给你做些新鲜吃食。”
“成,还是小妹对我最好了。”
还好二嫂不在,不然又要上演一场争宠大戏。
野心首席,太過份 悠小藍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陈荷,陈荷,我是何秀啊!快开门。”
在餐桌上嗑瓜子的陈荷,一听见是自己的老姐妹,赶紧就跑去开门,“何秀你咋来了,大晚上来找我唠嗑吗?”
“大事,大事,赶紧的,去大队田里,那边不是有个咱们放稻草的土房子嘛?就在刚才,咱们村有个老梦游的,他今儿个干活太累,早睡,没想到梦游走到了土房子那,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醒了,一醒来看见自己站在土房子面前,就知道了自己肯定又是梦游了。”
“他听到土房子里面有声响,以为是有贼,赶紧跑回去喊了几个村里的壮汉。推开门准备跟里面的人打一架的时候,你知道他看见了什么吗?”
说到这何秀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陈荷听的有些急,“说啊,你这说半句话,让我心痒痒的。”
“你别急嘛,他看见徐寡妇和葛婶子的男人,还有村里的老流氓在里面……”
后面不说,陈荷也知道了,“赶紧,走走走,看热闹去。”
陈荷拉着纪琬还有两个二媳妇,马不停蹄的去了田里。
哇,这一去,已经有不少人了,估摸着大队长也快到了,她们也算第二时候得到消息了。
陈荷带着家里的女眷,奋勇向前,努力的挤进了第一战线。
“嚯!真是一出好戏。”纪琬可是活了两辈子都没见到这么牛的场面。
这算是徐寡妇的高光时刻了,热搜都不敢有这么刺激的事情。
屋内,地上全都是散落的衣服,男人的裤子,女人的内衣。
稻草堆里三个裸露着的赤身,简直让人看了捂眼睛。
“完了完了,小妹,我看了要长针眼了。”二嫂双手捂住眼睛,看的纪琬忍不住发笑。
徐寡妇惊恐的用稻草捂住身体,原本骑在徐寡妇身上的两个人,立刻去捡裤子。
“杀千刀的货,今天老娘和你拼了。”葛婶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所有人都好像心有灵犀一样,立刻让出了一条路。
葛婶子疯疯癫癫的,走路也是七拐八拐,但目的地就是去土房子里,脸上布满泪痕。
直到站在土房子门口,看见自己男人在穿裤子,葛婶子以超快的速度,犹如饿狼扑食一般,扑上去抓住自己男人,“你这个负心汉,老娘平日里伺候你,伺候孙子,年轻时伺候你爹娘,你现在就这么对我?”
“这个骚浪货,你不是爱骚吗?今天就让你骚个够。”葛婶子挠完自己男人,就冲向想努力把自己埋进稻草的徐寡妇。
迅速把盖在徐寡妇身上的稻草,扒的精光,一切的一切,又一次暴露在所有人的眼里。
纪琬简直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凑在家人耳边忍不住赞叹,“葛婶子还真是武力值爆棚,徐寡妇胖成这样,这两个男的平日里没少贴补她,不然怎么吃的肥头大耳。”
刚说完,另一个村妇就赶紧插嘴,“贴补他的只有葛婶子男人,那个老流氓据说是在半道上碰到他俩行苟且之事,然后他俩怕事情败露,就拉着这个老流氓一起了。”
牛啊牛啊,3p?
没想到徐寡妇这么会,玩的好开。
真是土妞进城,开眼了。
“啊……”徐寡妇被吓得猪叫声都震天响地。
葛婶子大抵是听烦了,直接一个大嘴巴子闪过去,“啪”的一声,一个不够,直接左右开弓。
“奸夫荡妇,你这张脸,今日不给你扇肿了,我就不姓葛。”
周围人没人敢去阻止,疯起来的葛婶子,可以说是无能能敌。
就当大家还在看好戏的时候,大队长来了。
“闹什么呢?你们也不知道去拦着点。”大队长赶紧吩咐几个人两个婆娘拉开了。
葛婶子还揪着徐寡妇的头发“念念不忘”,嘴里还说着脏话,“算你好运,不然老娘非扒了你的皮。”
两个男的,现在早就已经趁乱穿好衣服,就只有徐寡妇光的和白斩鸡一样。
大队长扶了扶额,指着徐寡妇,“把衣服穿好,成什么样子,丢尽了我们江州村的脸。”
“大队长啊!你要为我做主啊!这个贱人勾引我男人,实在是不要脸。”


Copyright © 2022 宣茂小站